亚冠

魂墓 第三百零一章 一丘之貉

2019-10-12 21:3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墓 第三百零一章 一丘之貉

一更已过,香满楼中仍然是喧嚷不已,原本那个苟喘残息的断臂青年不知何时已经一命呜呼了,众人对于林天的身份都各抒己见,那个醉过去老头的话让这些人一时都感觉那个神秘的青年还真的有可能是林天,不过这个想法很快便被他们大部分人否决了,

林天乃是林族近千年唯一的神兽血脉觉醒者,这样特殊的身份引动九天强者的轰动,不仅九天四大古族的人要抓他,就是一些寿元将近无力再进一步的老怪物也想抓住林天,探寻他体内神兽之血的奥秘,在这个风头浪尖上,他们不认为林天敢明目张胆的來青楼里逍遥快活,

还有就是发生在唐武王国的事件,刑族和墨族可是一共死了三名圣魂强者,以前虽然听说林天强悍,可是他们还不以为林天能强悍到一人杀了三名圣魂强者,外加众多的宗魂和皇魂强者,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火红色衣服的靓丽女子走进了香满楼,顿时引來无数道目光,

红衣女子也是一怔,当她看到地上的几具尸体时,玲珑有致的曼妙身体不由得一颤,小脸顿时吓得白了几分,

众人怪异的看着这个气势冲冲走进大厅的红衣女子,每个男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样的神色,眼前都不觉得一亮,

“这位小姐,你……”老鸨这时颤颤巍巍的走了过來,看着红衣女子颤声道,

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她感到神经都快崩溃了,她以为这个红衣少女是地上那几个尸体的朋友,这几人实力都不弱,背后肯定有着大势力,而今被人杀死在香满楼,追究起來,她不敢想象后果,

听到老鸨的话,红衣女子这才回过神來,不过还是显得心有余悸的样子,笑声道:“我是來找人的,”

“你找谁,”

“一个老头,”红衣女子说道,

听到红衣女子的话,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都转向了那个醉过去的老头,

看到老头正趴在一个女子的大腿上舒服的睡着,红衣女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卡着小蛮腰走向那个老头,

“你果然在这里,”红衣女子银牙咬的咯吱直响,一脚踢在了老头的身上,顿时把老头连着他身旁的两个女子都翻到在地,

那两名女子吓得急忙从地上爬起,躲到了一边,而那个老头则张开了醉眼朦胧的老眼,当他模糊的看清眼前的红衣女子时,顿时仿佛酒醒了一般,嘿嘿傻笑了起來,

“火老你老人家还真的挺逍遥快活的呀,”红衣女子哼哼的说道,

“柔儿,为师这不是最近心情比较烦嘛,出來放松一下心情,”老头干咳了一声,解释道,

韩柔娇哼一声,怒声道:“别赖在地上了,快点跟我回去,”

火老头嘿嘿笑着从地上爬了起來,当他看到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后,不由得老脸一红,突然间,他看到地上的那些尸体,老脸顿时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韩柔道:“柔儿,我们快点走吧,别让别人在这里看笑话了,”

“你还知道丢人啊,”韩柔沒好气的白了一眼火老头,气呼呼的转身向香满楼外走去,

火老头对着周围的人尴尬的嘿嘿笑了笑,老实的跟在了韩柔后面,出了香满楼,

刚才的一幕使之众人的心情缓解了几分,沒想到那对师徒还真的挺有个性,突然间他们也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也皆匆匆忙忙的走了,

一路上,火老头跟在韩柔的身后,眉头紧皱,仿佛有着什么心思一般,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一家院落内,

此时已是半夜,但是院落中依然站在七八个人,当看到韩柔和火老头一前一后的走进來的表情时,有几人尽然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我就说嘛,火老肯定去逍遥快活了,还真让我说准了,”琥生一脸猥琐笑着绕过韩柔,走到火老头的身前,小声道:“火老,你还真不够意思,居然这次偷偷自己去,也不说叫上我,”

火老头干咳一声,沒有说话,

“你这个好色的小老头,气死老子了,”名希一张比之女子都美丽的脸庞气的通红,指着火老头,怒声道:“说,你今天到底花了多少金币,”

被名希这么怒目瞪着,火老头身子忍不住打了哆嗦,这些人中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个长得比女人都水灵漂亮的男人,犹豫了许久,伸出了手,

“五百金币,你这个败家又好色的老头,今晚给老子炼制一把五级魂器,练不出來,有你好看,”

火老头求助的看向一个长得文静美丽的女子,小声道:“菲儿……”

楚菲秀眉微蹙,轻轻摇了摇头,道:“师父,这次的确是你不对,外面最近风头那么紧,你不该出去找……”楚菲沒有说下去,白皙的脸色一片羞红,

其他几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无助的火老头,琥生很是同情的看了火老头一眼,重重的长叹了一声,道:“火老努力,我相信你炼器的实力,一晚上炼制个五级魂器肯定不成问題,”说着哈哈大笑了起來,随着其他几人就要去休息,

“你们等一下,”火老头对着几人弱弱的叫道,

“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名希怒着一双桃花眼,道

,

火老头迟疑了片刻,磕磕巴巴的道:“那个,那个今晚我好像在香满楼看到林天那个小子了,”

听闻火老头的话,所有的人皆是一怔,光头大汉王彪快步走到火老头的身旁,紧盯着火老头的双眼,问道:“你说什么,你在香满楼看到老大了,”

“师父你真的看到公子了,”楚菲白皙的脸颊上满是激动,

“那个臭小子在香满楼,我怎么沒有看见,”韩柔道,

所有的人目光都紧紧地盯在火老头的身上,林天和他们分开已经半年多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如今火老头却说他刚才看见林天了,这让他们所有的人皆是激动不已,

看着众人激动的样子,火老头皱了皱眉头,迟疑了片刻,低声道:“当时老人家我喝的有点多,沒有看清楚,也不确定看到的那个小子是不是我那个不孝的徒弟……”火老头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竟沒有了声音,

听到火老头的话,众人都是失望之极,以为火老头想以此來转移众人对他的怨念,名希怒哼一声,正想对老火头再次发火,徐枫拦住了名希,沉思了片刻,看向火老头,沉声问道:“火老,你把你今天晚上看到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

看到众人不善的目光,火老头把今晚发生在香满楼的事情大略的说了出來,其实当时他喝的醉呼呼的,哪还记得那么清楚,

听着火老头磕磕巴巴的把事情说完,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觉得应该就是林天,”徐枫想了想,道:“在第二层天林天认识水的,”

听闻名希的话,火老头急忙点头,立刻变得理直气壮了起來,道:“老人家我知道水在香满楼,以之前我那个不孝的徒弟对水的痴迷來看,他如果知道水在香满楼,肯定会去把水从万花楼抢走的,老人家之所以以身犯险,守护在香满楼中,完全是为了大家着想啊……”火老头说的振振有词,义正严明,而且越说就越有底气的样子,

“水是谁,”韩柔努着一张小脸,突然问道,

“水曾是第二层天立丰城万花楼的花魁,当时林天那个臭小子对那个小妞迷的可不轻,”火老头说道,

韩柔娇哼一声,怒声道:“那这么说,你看到的那个杀了人之后把水带走的人就是那个臭小子了,”

“肯定是他,老人家用我的声誉保证,”火老头自信满满的道,

众人鄙夷的看了一眼火老头,名希嗤笑一声,道:“你的声誉沒有你炼制的魂器值钱,”

火老头一下子又蔫了下來,低着头不敢再说话,小声嘀咕着名希不是东西,娘娘腔,小白脸之类的话,

“火老头看到的那人应该是林天,”名希道,这些人中只有他,徐枫和火老头知道林天和水的关系,他也感觉火老头看到那个人是林天,

“如果真是老大,那就太好了,”

一声怒哼打断众人兴奋激动的心情,韩柔冷着俏脸,看着火老头,怒声道:“有其师必有其徒,那个臭小子和你就是一丘之貉,好色之徒,”韩柔说这话时,完全忘记了她也是火老头的徒弟,

就在这时,皇城一家普通客栈的房间之中,林天心头猛地一跳,抬头看向火老头他们所在的这个院落方向,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面的女子看到林天脸上的异样,迟疑了片刻,轻声问道:“公子,怎么了,”

看着眼前这个如同柔水一般的绝美女子,林天笑了笑,道:“沒事,”心里却在暗想着,刚才肯定是哪个小瘪三又在背后说他坏话,

“水小姐,今晚委屈你和我同住一个房间了,”林天脸色有点尴尬的看着水,心里却在想着,这是不是就是原來世界所谓的开房,一时间他竟然开始想入非非了起來,嘴角不知不觉的露出一抹傻笑,

看到林天脸上表情的变化,水白皙美丽的脸颊立刻飘起一丝绯红,娇羞的样子让林天看了,大吞口水,直感到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快沸腾了起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路线
成都恒博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如何
成都恒博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收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