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加强本土力量帕玛拉特品牌仍留中国乳品专题

2019-08-15 10:0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加强本土力量 帕玛拉特品牌仍留中国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帕玛拉特留守中国的最后一块阵地——帕玛拉特(天津)乳品有限公司,它的命运令人关注。帕玛拉特是否已无力在中国这个世界最为活跃的市场上继续舞蹈?但帕玛拉特的回答是:不会放弃! 危巢之下,难有完卵。去年底因爆出财务丑闻,意大利乳品巨头帕玛拉特濒临破产的边缘,在中国的业务也大幅度缩减。帕玛拉特原本在中国有三块基地:天津、南京和黑龙江的肇东。目前帕玛拉特只退守天津,南京业务由南京乳业集团托管,肇东工厂也租给了伊利。作为帕玛拉特留守中国的最后一块阵地——帕玛拉特(天津)乳品有限公司的命运令人关注。帕玛拉特是否已无力在中国这个世界最为活跃的市场上继续舞蹈? 寂寞工厂 2004年,8月4日,天津。 “河西区洞庭路南口?帕玛拉特?那地方修路快半年了,拆得乱七八糟的,能不能找到都难说,我上个礼拜去过一次,还是他们厂里的人出来把我们带进去的。” 司机师傅的描述,恐怕跟人们想像中全球五百强企业在中国的驻地相差甚远,但至少说明帕玛拉特并没有人去楼空。公司总台整日无人应答,也许只是线路故障。 经过村间小路上的一番迂回曲折,司机终于在尘土飞扬的洞庭路边停下,指着一栋陈旧的3层建筑上帕玛拉特的牌子说:“好像是这儿。” 也许是因为停产,没有费什么周折就进入了厂区大门。同厂区大门外的一片混乱相比,整个厂区被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无论是三层的办公楼,还是连排的厂房,都显得异常安静和空旷。 办公楼简单的前台旁挂着一个布满灰尘的帕玛拉特产品彩页装饰框,而接线员的位置上则空无一人。事实上,如果不是每层楼偶尔有两间办公室里透出灯光和隐约的说话声,以及厂区时而走过的一两个身着蓝色工装的工人,这里就像座空城。 在“西西里风朗红橙”的生产车间,2个工人正在刷洗地面。“我们在停产大修,负责生产的工人都放大假了。”一位检修工指着光洁如新的设备说。 帕玛拉特(天津)意方经理已经回到意大利,中方负责人刘维真在安静的办公室接受了的采访,“从2003年12月意大利总部出现问题开始,天津公司的生产有所减量,到2004年4月,工厂工人开始轮休。我们停产整修近两个月了,6、7、8月是乳品业的淡季,这个时间大修也是通常的做法。但是我们的办公人员还在照常上班,200名人员也没有大的变动。”刚一入座,刘就有点着急地向解释工厂如此冷清的原因。 “目前,天津的几个大卖场还有部分产品供应,而必须当日消费的巴士鲜奶每天仍有6.5吨的销量。” 刘的说法很难去验证真伪,和从其他方面了解到的信息有些出入。天津最大的连锁超市家世界采购部门工作人员向介绍说,帕玛拉特方面的产品供应开始不足,4月开始,供应全部停止。而负责帕玛拉特巴士鲜奶配送的天津邮政物流公司方面则表示,停止该品牌的配送已经相当长的时间,相应配送部门如今都已解散。 一位曾在帕玛拉特负责大卖场业务的员工介绍,从2004年1月开始,公司的酸奶和利乐枕就已陆续停产,大部分员工都放了大假,但公司方面仍然提供基本工资。而像他一样每年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有很多都在合同期满之后被解约。 2000万元之困 “现在这里很安静,还可以好好办公。可是年初的时候,我这里可是一片混乱的要债场景。那段时间我们真是焦头烂额。”刘维真终于道出了停产的真正原因。2003年12月初意大利帕玛拉特公司丑闻之后,天津帕玛拉特并非如此前对媒体宣称的“未受太大影响”,而是即刻陷入了财政危机。 帕玛拉特丑闻爆发之后,天津公司的材料供应商们开始感到不安,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否还会继续存在,于是他们便开始纷纷登门催款,而销售渠道方面的回款,则需要至少30天的运作期,一时间2000多万的资金偿付压力,让刘维真伤透了脑筋。 “没有钱支付原材料,我们也就无力支持继续生产。事实上,从减产到停产整修,资金困境是最主要的原因。” 2000万元人民币的债务,让这个注册资金1200万美元,总投资额1500万美元的公司陷入停产的困境。 1995年,意大利帕玛拉特集团与天津农垦集团公司合资在津组建了帕玛拉特(天津)乳业有限公司,意大利方面拥有70%的股权,拥有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公司总经理、财务总监、生产总监、市场总监全部由外方人员担任。据曾在该公司担任外方高管的人士介绍,在2000年他离开公司之时,帕玛拉特在天津的经营状况还很不错,作为第一个把利乐包装带入中国的鲜奶制品企业,帕玛拉特从一开始便占据了相当的高端市场。 事实上,即使忽略总部金融丑闻的负面影响,帕玛拉特进入中国8年的战绩也并不理想。天津连锁超市家世界员工在接受采访时特意补充的一句话颇值得玩味,“就算没有意大利帕玛拉特的事儿,这个牌子卖得最好的时候可能就是2000年,在蒙牛、伊利和海河进来之后就已经不行了。” “意大利方面对于中国市场不是很了解,仍然套用欧洲的模式,在一处建厂然后辐射到整个片区。但是中国的广大市场却不是这样的方式能够控制的,这种做法致使我们的运输成本就占到产品成本的10%到15%,这样当然就无力同开发一地市场就在当地投资建厂的蒙牛、伊利抗争。” 刘维真说。 帕玛拉特总部的财务丑闻出现以后,由于资金不足,相应的市场宣传和销售渠道扩张也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帕玛拉特利乐枕的优势被蒙牛、伊利打破之后,其牛奶产品在市场上的份额日渐缩水。 2003年5月,意大利方面对天津公司的600万美元增资,一度被看作是在南京帕玛拉特托管给中方之后,帕玛拉特坚守中国市场,并重点发展天津基地的佐证。但是,这次增资似乎也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刘维真证实,此前在厂房看到的“西西里风朗红橙”生产线,正是意大利帕玛拉特在2003年5月向天津公司增资后购进的两条高端品牌生产线之一,但是这两条生产线在停止运作之前,也只生产了部分样品提供给当地的酒店、酒吧销售,远没有达到用果汁产品拯救市场的目的。不愿放弃中国市场 “不过,所有的问题很快将得到解决。”刘维真说。 帕玛拉特出事后, 其在天津的合作方,天津农垦公司意欲趁机收购它的股份,并于5月份赴意与帕玛拉特总部商谈此事。 帕玛拉特天津公司中方代表的5月之行,促使中意双方达成了三个方面的共识:其一,帕玛拉特品牌继续留在中国;其二,帕玛拉特在中国的经营中,本土力量将极大增强。意大利方面在今后的合作中主管品质管理和技术方面的工作,而中方将成为主要的资金投入者;其三,合资公司日后的市场地位将在高端市场,并将引进帕玛拉特在欧洲畅销的乳制品之外的一些高端食品品牌,新的生产线和原材料购进方面的投资由中方承担。 从上述几条可以肯定,意大利方面将加强中国本土化管理的力度,在合资公司双方权利方面,肯定是彼消此长的态势。 谈判的关键是帕玛拉特天津公司的控股权到底由谁掌握。“意大利方面希望股权分配不做太大的变化,我们则希望能够在60%或51%,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是双方各占50%。在这一点上一直谈不拢。” 尽管处于水深火热中,但帕玛拉特总部在控制权上的坚持,还是让作为中方的谈判者之一刘维真多少有些吃惊。 “意大利帕玛拉特公司对于中国市场的发展前景还是非常认可的,而且他们可以确定,帕玛拉特品牌会继续留在中国。”刘维真说。 帕玛拉特在美洲、欧洲的公司已经趋于稳定,进入整合之后的恢复期。目前,帕玛拉特在30个国家的分支机构已经经过了一轮整合,部分企业被出售、淘汰,而另外一部分则得到加强。 7月20日,意大利政府批准了帕玛拉特公司的重组计划,出售现有的“非核心战略”部门,集中经营牛奶制品和果汁饮料等,且在全球的加工企业将从132个减少到77个。 “中国的业务可能是帕玛拉特会得到加强的一部分,作为帕玛拉特在中国唯一一个阵地,他们不会轻言放弃们中国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 “我们正在与帕玛拉特总部进一步接触,估计8月中旬具体的结果会出来。不管是那一种结果,不管是由谁来控股,对于天津帕玛拉特公司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刘维真说。生物谷灯盏细辛软胶囊
整肠生和肠炎宁有哪些不同
宝宝偏食不吃饭
宝宝健脾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