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天苍黄第一百零三章扬州夜

2020-01-24 22:3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苍黄 第一百零三章 扬州夜

陆公子与虞曜交换个眼色,虞曜放下辟尘丹,亲自捧着送到句誕面前,随后又冲外面拍拍手,立刻有人送上来一个长长的画轴,虞曜捧着画轴送到句誕面签。

这次句誕没有动,甚至没有打开,神情凝重的看着虞曜。虞曜笑了笑说:“听说大人喜欢徐滉徐先生的画,小弟前几年侥幸得到一幅喜宴图,大人看看,可好。”

句誕闻言不由再度动容,这徐滉是前朝大周的著名画师,他的画在当时便千金难求,到现在就愈加难求,就算宫里也没能收藏几幅,他喜欢徐滉的画,几十年下来,也不过找到一幅扇面。

句誕连忙打开,边看边不住称赞,画上的人物惟妙惟肖,每一个都生动自然,仿佛活了似的。

“都是好东西,”句誕叹息着,恋恋不舍的将画收起来:“虞兄,我还是不明白。”

“大人,奉命到扬州清理革新盐政,现盐政革新已经完成,可顾大人却有横生枝节,大人,如此下来,扬州将民不聊生。”虞曜正色说道。

句誕闻言心里大致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不由冷笑数声,面上却作出担忧为难之色:“唉,你们可能也知道,这钦差,明面上是我为首,可顾大人是潘链潘大人的亲信,我是管不了他的。”

“大人此言误也,”虞曜笑道:“大人乃钦差正使,顾玮不过是副使,可顾玮却擅自越过大人弹劾刺史,大人想想,皇上会怎么想,朝廷诸公会怎么想?”

“虞叔说的是,”陆公子插话道:“顾玮弹劾盛大人,可大人却默不作声,朝廷该如何想?同时,朝中潘大人会怎么想,大人,您不能再沉默了。”

句誕明白了,这两位是想让他出面,反击顾玮,他毕竟是钦差正使,顾玮是他的副手,如果他出面反对,盛怀便可以轻易摆脱困境,

句誕不由在心里冷笑,盛怀啊盛怀,那有这么容易的,不过,他还是愁眉苦脸的叹口气:“虞兄,陆公子,你们不知道我的难处,朝廷向我们要银子,这盐税是没法指望了,只能清理铁税,丝绸棉布粮食,用这些税收来填补盐税的窟窿,可盛怀却从中阻碍,顾大人弹劾他也是不得已。”

虞曜和陆公子交换个眼色,这与他们的猜测相差无几,自从句誕顾玮到扬州,扬州便在传言,朝廷用度不足,句誕和顾玮就是来弄银子的,盐税过后便是铁、丝绸棉布粮食等等,现在这个传言得到证实。

这个传言让扬州人很愤怒,扬州每年向朝廷交的赋税已经不少了,朝廷还要在扬州搜刮,冀州荆州蜀州的富庶不下扬州,朝廷对扬州为何如此刻薄!

句誕说了几句实话,虞曜轻轻叹口气:“大人,朝廷这还是与民争利,有违圣人之道。”

“那顾玮算个什么东西,”陆公子神情轻蔑:“大人,您不能这样放纵他,盐政革新,都是他在操作,若弹劾盛大人也成功,将来朝廷会如何看待大人!大人当深思!”

句誕沉凝了会,抬头看着虞曜和陆公子:“虞兄,陆公子,今日两位是为盛怀作说客的吧。”

虞曜很坚决的摇头:“盛怀盛大人在扬州七八年,为朝廷牧守一方,勤勤恳恳,清正廉洁,深得扬州上下的信任,顾大人听信传言,妄加弹劾,大人于情于理都该仗义直言。”

句誕在心里鄙夷,这盛怀还说得上清正廉洁,这可是睁眼说瞎话,顾玮收集的证据很翔实,这盛怀在扬州七八年,捞的银子粗算便有十来万,若细查下去,再翻上十倍都可能。

“盛大人在朝中好友甚多,据本官所知,顾大人的弹劾,朝廷已经留中不发了,这事啊,虞兄,陆公子,已经过去了,盛大人可以高枕无忧了。”句誕笑呵呵的说道,他心里略微有点诧异,以陆虞两家的势力,顾玮的弹劾被留中不发,盛怀有惊无险,顾玮博得了名声,双方各有所得。

“大人缪也,”虞曜摇头:“朝廷固然将顾玮的奏疏留中了,可这留中,大人知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翻出来了,不过,这留中当是顾玮的一大挫败,大人若在此时上疏,盛大人必定非常感激,而顾玮则势必被追究诬陷之责。”

“对,大人,此时上疏,顾玮那小丑,朝廷势必问罪。”陆公子插话道:“大人,现在就缺一把火,大人若在此时站出来,弹劾顾玮,势必获得大家的支持。”

句誕这下明白了,原来这帮人的目的在这,看来朝廷的动向,他们清楚得很,皇上要动盛怀,被潘链挡下来了,这个举动在他们看来,这是潘链对顾玮失去了信任,这个时候若他句誕站出来弹劾顾玮,顾玮就很可能被解职,甚至发配都可能。

句誕觉着自己被架上火炉了,他非常清楚,来的虽然只有两个人,可代表了虞家陆家,甚至是整个扬州的门阀士族,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干掉顾玮,最少要将顾玮赶出扬州。

可能不能将顾玮赶出扬州呢?句誕迅速思索着,要赶走顾玮,朝廷的态度至关重要,朝廷会同意吗?

可要不答应,扬州的这些门阀士族会作什么?会与他撕破脸?

一瞬间,句誕想了很多,无数念头,无数可能纷至沓来,让他难以取舍。

虞曜和陆公子都看着句誕,俩人没有打搅他,俩人都很笃定的坐在那。

良久,句誕才缓缓开口道:“弹劾顾玮不可取。”

陆公子笑容一敛便要开口,虞曜则笑了笑:“为何?”

“皇上不会同意。”句誕凝重的说道。

“皇上不会同意?大人为何如此说?”虞曜继续问道。

“虞兄可能知道,皇上是准备拿下盛怀的,可被潘大人挡下来了,虞兄是不是据此认为,顾玮失去了潘大人的信任?”

虞曜点点头,陆公子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句誕说道:“顾玮曾经是潘大人的长史,潘太师现在能掌控尚书台,顾玮居功至伟,潘太师对顾玮是非常信任的,之所以这次保下盛怀,原因恐怕,虞兄和陆公子,恐怕也知道原因;这是第一;第二,皇上的意思,你们想过没有,潘太师把盛怀保下来,这说明皇上是赞同顾玮主张的,现在就弹劾顾玮,恐怕不但不能弹劾得了,相反,皇上会认为是对他的挑战,盛大人恐怕反而危险了。”

此言一出,虞曜和陆公子都陷入沉思,不能不说,句誕说得没错,他们都忽略了皇上的态度,过于关注潘链的态度,盛怀送了潘链十万两银子,其中一部分还是两家出的,没有这十万两银子,潘链恐怕也不会保下盛怀。

“如此,就只能让顾玮肆虐扬州百姓吗?”虞曜叹口气,陆公子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显然在打什么主意。

句誕看在眼里,不由叹口气,这扬州的门阀士族看来少了杰出之人,连最基本的都没搞清楚。

“虽然无法弹劾顾玮,可让顾玮离开扬州,也是很容易的。”句誕淡淡的说道,虞曜和陆公子眼前一亮,虞曜拱手请教:“还请大人赐教。”“冀州洪水,皇上有意让陈宣出任冀州刺史,陈宣要出任冀州,京兆尹就空出来了,虞兄,陆公子,你们可以用虞家和陆家的力量,推顾玮任职京兆尹,京兆尹是四品大员,顾玮现在是从四品,举荐他出任京兆尹,是褒奖。”

“还让他升官!”陆公子怪叫一声,虞曜却陷入沉思,句誕心里鄙夷,这陆家怎么让这家伙主掌扬州,难怪前段时间被顾玮拿得死死的。

“陆公子,这是明升暗降,”句誕说道:“京兆尹,那可是全天下最难坐的位置,陈宣在这位置上得罪多少人,现在陈宣四面皆敌,就是在这位置得罪的人太多,顾玮要担任京兆尹,要不了三年,要么变得和盛怀一样,要么得罪无数贵人。”

“佩服!佩服!”虞曜想明白,冲句誕拱手道:“大人倒底是高瞻远瞩,如果能就此让顾玮离开扬州,那是最好不过。”

句誕矜持的笑了笑,让顾玮离开,可朝廷制定的策略却不会变,顾玮一走,这些事便落在他身上。

不过,他一点不担心,在心里,他已经有了主张,可这与朝廷的希望和扬州门阀士族的希望,有距离,所以,需要时间去磨合。

舞姬被重新招进来,琴声再度响起,妖娆的身影在房间里摇曳。

黑暗的扬州,寒冷的扬州,在城西的一个幽深的巷子里,也同样传来悠悠的琴声。

灯光下,一个妙曼的身影随着琴声婆娑起舞。

琴声时缓时速,妙曼的身影随着琴声时快时慢,快活如小鸟,在竹林中跃动,长袖颤动,带出整整残影,恍若暗夜的精灵。

“噔。”

一声长鸣,琴声嘎然而止。

妙曼的身影拉出一串长长的残影,双手快速舞动,长袖在空中疯狂摆动,宛若怒放的牡丹。

“你的舞越发精妙了。”顾玮轻轻赞道。

甄娘起身,一曲之后,额头上却没有一丝汗迹,长长的头发略微有些散乱,她含笑过来,在顾玮身边跪坐下来,轻轻靠在他肩上。

“多情舞态迟,意倾歌弄缓,举腕嫌裳重,回腰觉态妍,罗衣姿风引,轻带任情摇。”甄娘喃喃低语。

顾玮轻轻揽住她的香肩,低声吟道:“逐唱会纤手,听曲动蛾眉。凝情眄堕珥,微睇托含辞。日暮留嘉客,相看爱此时。”

甄娘轻轻叹口气,素手轻抬,修长的手指抚摸他细腻光滑的面容,喃喃道:“君心不静,还在想着盛怀?”

“说这些干嘛。”顾玮淡淡的说,手臂收紧,似乎要将她揽进怀里,挡住夜色中的寒风:“世事难料,原以为...。”

“太师这次又错了。”甄娘叹道:“既然扶不起来,放弃吧。”

顾玮没有答话,目光望着漆黑的夜空,月亮昏黄的挂在夜幕上,四周的星星时隐时现。

甄娘抬头看看他,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夜空,默默无言的靠在他肩上。

“太师这段时间,唉,我与太师渊源太深,要说扯干净,很难。”顾玮的语气很是失望,潘链居然没有支持他,而是保了盛怀,这出乎他的意料,让他很受打击,所以,这段时间,很是消沉。

“朝廷自己都不担心,干嘛还劳心费神的。”甄娘低声安慰道。

顾玮叹口气:“朝廷用度不足,凉州塞外战事看着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现在有几百万两银子,暂时还能支持一段时间,可这点银子能用多久,等用完了,朝廷怎么办?以我对太师的了解,多半是加税,受苦的还是黎民百姓。”

甄娘幽幽的叹口气:“黎民百姓,你惦记着他们,可你又能救几个?倒是你,潘链现在如此忘乎所以,将来还有好结果吗?”

顾玮没有回答,甄娘似乎知道他的难处,不由轻轻叹口气,没有再说,看着院子里错落有致的竹林,这院子并不大,几处竹林,恰到好处的点缀出院子的绿意。

隐约中传来琴瑟之音,甄娘厌恶的微微皱眉,顾玮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随即叹口气。

“青楼春宵歌舞酣,那知隆冬薄衣寒。”顾玮叹道。

“边塞鼙鼓战衣残,朝中诸公安然眠。”甄娘低声接道。

顾玮叹口气:“你太悲观了,改为君王心忧难入眠,为好。”

“君王难入眠,尚书台可睡得安稳着呢。”甄娘像个小女孩似的撅起嘴。

顾玮笑了笑,没有与她争辩,俩人只是安静的待着,半响,甄娘忽然插话:“要不,我出手。”

顾玮微怔,随即摇头:“小傻瓜,这可不行。”

“为什么?”甄娘反问道,顾玮轻轻叹口气,将她的身子扳过来,看着她的眼睛说:“绝对不行,你切切不可乱动。”

甄娘紧紧的抿下嘴,郑重的点头,可顾玮依旧盯着她,甄娘轻咬红唇,再度点头:“我答应你。”

“对付盛怀的法子很多,犯不着这样涉险,而且此举有害无益,反而可能把事情办砸了。”顾玮说道:“我已经给太师去信,把其中的利害说清楚了,我相信太师会知道该怎么作,至少他会给我一个解释。”

甄娘轻轻嗯了声,靠在他身上,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顾玮望着夜色,明亮的目光中有些许迷茫。

重庆皮肤病医院怎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联系电话
贵州治疗癫痫病那家好
安阳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